陶恕选辑《敬拜的真义》:第四章 为教会而生

 陶恕选辑《敬拜的真义》:第四章 为教会而生

敬拜的真义陶恕著作专辑.jpg第四章 为教会而生
“又对亚当说:

‘你既听从妻子的话,

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

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

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

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

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

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

直到你归了土,

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

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

耶和华神说:‘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现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树的果子吃,就永远活着。’耶和华神便打发他出伊甸园去,耕种他所自出之土。于是把他赶出去了;又在伊句园的东边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要把守生命树的这路。”(创三17-24)

现今世代比过往世代文明、进步,但有数以千万计的人仍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存,这是人类最大的悲剧之一。或许你和一些人会否认这事实,但世上任何有人的地方,就必然有人被这种“失忆症”折腾得绝望和沮丧,迫使他们大声疾呼:“我竟不知道我为什么生存!”

为申明这一点,我愿与你分享下面的故事,它会发生在任何地方,是关于一个人因失去记忆而丢掉身份的故事:

有一天,我跟一位朋友约好在大会堂见面,我坐在行人道旁一张椅子上等他,突然一个衣着讲究的青年人来到我身旁坐下,向我笑了笑,可是神情看来有点迷惘。

“我们是认识的吗?”我问他。

“不!我想不是的。”他又补充一句:“我觉得自己的情况很不妥。”

他说下去:“我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想我是在什么地方摔倒昏了过去,实际情况如何我记不起来,但我醒来后,发觉给人搜掠过,钱包、信用卡、卡片、身份证统统不见了。没有身份证明,现在我不知道我是谁。”

“你一定有家人的,难道你一点都想不起他们?”

“可能有,但我实在想不起来。”

我不知怎样帮这位困窘的年轻人,正要劝他最好找警察帮忙。这时,我看到一位气派不凡的男士正站在离我们不远的行人道上,他的神情是同样的迷惘和疑惑,可是当他向我们这边望过来时,陡然发出一阵欢呼,他简直是尖叫的。他向我们奔来,对那位正不知所措的朋友喊着名字,又紧握他的手。

“你究竟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整个管弦乐团的人都在担心你呢!”

这位忘了自己是谁的朋友仍然不知所措。

“对不起,先生,我不认识你,不知道你是哪一位。”

“什么?你不认识我?三天前我们一起来多伦多的。你忘了我们都是管弦乐团的成员,你是我们的首席小提琴手吗?我们已经演出过,就是少了你,一直到处找你呢!”

“那么我知我是谁,也知我为什么在这里了,但我还是不晓得是不是懂拉小提琴。”

类似的事在世上不断发生,警方不断寻找众多这类“失忆症”的受害者,医生也要处理无数这类个案。

为什么我要说这故事呢?是为了要提醒你人类两位始祖的事,他们男的叫亚当,女的叫夏娃。

亚当因犯罪堕落,与他的妻子夏娃双双承受悲惨的打击。他们心里充满迷惑,努力要理出个头绪,但当他们彼此互望,竟发觉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为什么活着,生存的目的在哪里。从此人类与神隔绝,在这个堕落及败坏的星球上挣扎求存。他们不断发出哀号:“我竟不知自己为什么生在世上!”

凡接受创造主启示的人都相信神做事从不会无的放矢,因此我们可以相信,神创造我们必然有祂尊贵的旨意。祂按着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是要叫人与在万有之上的祂相交,借着人对这位创造及统管万有者的尊崇敬拜,建立一个完美的团契。

如果你熟悉“简要教义”(Shorter Catechism),你会知道它里面提出一个屡被探究的老问题:“什么是人类的终极目标?”它以神的启示和智慧的话语为基础,提供一个答案:“人的终极目标就是永远荣耀神和以祂为乐。”这答案对愿意思想的人来说,实在是显明不过的。敬拜、荣耀神确是人类终极的人生目标。

为什么有这许多人茫然不知呢?为什么有这许多人终其一生仍然无视于神的爱和祂的旨意呢?为什么有这许多人在生命中遇到不幸和逆境,最终是发出绝望的吶喊:“噢!我不知为什么竟生在这世界上!”难道创造主在亚当后裔身上所定的旨意,就是彻底的失败?

在这个充满罪恶、暴力和恶行的世代中,我们必须指出差不多普世都否认人类因犯罪堕落,但这正是圣经创世记毫不忌讳记录下来的事实。

让我向你郑重宣告,唯有透过神话语的启示,我们才能正确认识自己。神的话语清清楚楚地说明,我们生命中所承受的极大创伤,全是因我们的“失忆症”所致。这是一个人类从他原来完美无瑕地位堕落的可悲记录。亚当、夏娃在那天早晨,决定将自己的个人意愿凌驾于创造主旨意之上时,便立刻从本处堕落,失去了神所赐给他们的身份。他们努力尝试细察、弄清自己的内里,但在他们相视互望的一刻,却惊觉自己不再知道生存的目的,就好像忽然染上一种奇怪的失忆症。这都是由于人类蓄意对神不顺服的罪招来的,他们不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再认识被造时神在他们身上所定的旨意。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悲剧!亚当、夏娃被造原是要像镜子般彰显那全能者的形象,但他们却亏缺了神的荣耀。他们本来既是按神的形象被造,便比天上的天使更像神,也比那繁星闪烁的夜空更能让神看到祂自己荣耀的彰显。可是,这面镜子已变得暗淡、模糊,神在人身上再找不到祂自己的荣耀。人因不顺服而犯罪,不能达到被造的目标——在创造主的圣洁、荣美中去敬拜祂。

现代人忙于面对家庭与社会的种种不幸,显得疲乏、内疚和迷失,已无暇回顾人类堕落这个更大、更惨烈的悲剧。

这是一个纠缠复杂的悲剧,神曾愉快地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创一26)于是取了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的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造主叫那人观看大地,说:“这些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我要从你的面上看到我荣耀的影显,这是你被造的目的。你是受造来敬拜我、荣耀我,并永远以我为你的神。”

就在神离开片刻的当儿,那称为撒但的恶者,怂恿迷惑那人及他的妻子,他们因此犯罪违背了神。神回来了,祂装作不知道已发生了的悲剧,祂只呼唤说:“亚当,你在哪里?”亚当深知己罪,自觉羞愧,躲起来了。神又呼唤:“亚当,你做了什么事?”亚当承认说:“我吃了祢吩咐我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是那女人怂恿我吃的!”神于是问那女人说:“你做的是什么事?”女人说:“是那蛇引诱我!”

在顷刻间,我们的始祖已晓得把罪责转嫁到别人身上去,这是人犯罪最大、最显明的证据之一。我们就直接从始祖那里学到这一套,只会指责人,却从不承认自己的罪和不义。不知丈夫之道的男人会责怪妻子、祖先或他的工作环境;没尽本分的年轻人会责怪父母;不懂妇道的女人会责怪丈夫,甚至儿女。正因为罪,我们宁愿责怪别人,也不愿去承担自己的罪,无怪乎我们落在现今的光景中,病痛紧缠我们,把我们赶至死地;意外不断;精神病院、监狱和坟场处处。对,一切都是人类堕落这大悲剧、大灾难造成的。

这就是所有事情的终结吗?断乎不是!我们要向全人类宣告:“我们给你带来一个奇妙、佳美的信息,就是创造我们的神从没有放弃过我们。祂没有对天使这样说:‘把他们从我的记忆里抹掉吧!’相反,祂说:‘噢!我仍爱他们,我仍要他们作我的镜子去彰显我的荣耀。我要我的子民敬拜我,永远以我为乐和称我为神。’”

因此神差祂的独生子耶稣基督,借着奇妙的道成肉身来到世间。当耶稣在世上生活时,祂影显了神的荣耀,如新约圣经形容耶稣是神荣耀的光辉及位格的影显,所以神从马利亚的儿子耶稣身上,看见了自己的荣耀。

耶稣昔日向群众说:“你们看见我,就看见了父。”祂这话是什么意思呢?祂是说:“你们看见我,便能看见父神荣耀的彰显。我来是要完成祂交付我的工作。”

神的荣耀虽曾因祂儿子受死而一度受大亏损,但至终都借着基督彰显出来。那些罪人拔祂的胡子、掴祂的脸、扯祂的头发,用荆棘编的冠冕戴在祂头上,最后更把祂钉在十字架上。在那里,祂呻吟、流汗,忍受六小时苦楚,直到终了才把自己的灵魂交在父手中死去。天上的钟声随即敲响,失丧的人类可以得蒙拯救,因赦免及饶恕之道已为罪人赐下。

在第三天,耶稣从死里复活,坐在神的右边。神不断拯救人类回到祂那里,归回他们原来荣耀神的目的。

是的,敬拜慈爱的神是人类唯一存在的最大理由。我们出生、重生;我们被造,又被再造;神起初创造这世界,又改造这世界,都是为这原因,也即是复兴的意思。教会的成立也是为此。基督教会存在的首要目的就是敬拜神,其他的事都是次要的。

多年以前在欧洲,我们十分敬重的罗兰斯弟兄(Brother Lawrence)弥留之际,体力虽正在迅速减弱,但他仍对围绕他病榻旁的人作见证,说:“我不是要死,我只是在做我四十年来一直做的事,我期望将来在永恒中也是这样。”

有人问他:“这是什么事呢?”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是在敬拜我所爱的主!”

敬拜神是罗兰斯弟兄眼中第一等大事,虽然他当时快要离开人世,但这并不重要,因为他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生,也知为什么重生。是的,罗兰斯弟兄今天仍然在向神敬拜。他肉身虽死亡,且被埋葬,但他那按神形象而造的灵依然活着,与其他圣徒一同绕着神的宝座下拜。

哀哉!哀哉!这是今天大部分找不着生存目标的人的呼声,这使我想起诗人梅敦(Milton)对我们始祖被逐出伊甸园后,那种感情迷失、孤单的描述,他说:“他们手牵手的越过山谷,踏上了那漫长而孤寂的路途。”

 

微信公众号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的二维码微信ID-fuyintt.jpg

您也可以关注

【福音城】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名称:

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

公众号ID:

fuyintt

也可以保存二维码图片,打开微信,扫描保存的二维码图片,添加关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页评论仅管理员和发布者可见]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