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美之地——选摘自奥古斯丁《上帝之城》

荣美之地——选摘自奥古斯丁《上帝之城》

荣美之地.jpg

  在一个没有邪恶、不缺乏善的地方,在一个我们将自由地赞美上帝的地方,在一个上帝是一切事物中的一切的地方,那该有多么幸福啊!处在一种既不会由于无所事事而停止工作,又不会在贫乏的驱使下去工作的状况,我不知道其他我们还要做什么。还有,我们读到或听到的圣诗说:“主啊,如此住在你家的便为有福,他们仍要赞美你。”(诗84:4)

 

  当身体被造为不朽的时候,我们现在看到的有着各种功能的所有肢体和内脏都会联合起来赞美上帝,因为到了那个时候没有贫乏,只有充盈、确定、安全和永久的幸福。因为我已经说过的所有那些身体的元素、那些现在隐秘的和谐,到那时就不再是隐秘的了。通过整个身体的再组,内部的和外部的,与到那时候再被启示出来的其他伟大而神奇的事物相结合,它们的理性之美将赋予我们快乐,将点燃我们理性的心灵,赞扬这位伟大的造物主。

  

  关于这样的身体在将来的世界上会如何运动,我不敢冒险提出大胆的解释,确实,对此我甚至不敢想像。然而我要说的是,不管身体处于什么状况,是运动还是静止,到那时一切事物的形像都是美的,因为在那里不会再有不美的事物。灵想要去哪里,身体也肯定能马上去哪里;灵决不会希望有任何对灵来说或对身体来说不美的事物。那里将有真正的荣耀,因为无人会错误地或奉承地受到赞扬。那里也将有真正的光荣,配得上的人不会得不到光荣,不配的人也不会被授予光荣;不配的人不会提出光荣方面的要求,因为被那个地方接纳的人全都是配得上光荣的。那里将有真正的和平,因为没有人会承受敌意,这种敌意要么来自他自身,要么来自其他人。

  

  上帝本身是对美德的奖赏,上帝赐予美德,把他自己应许给我们,没有任何事物能比他更优秀,更伟大了。当上帝通过先知说“我要作你们的上帝,你们要作我的子民”(利26:12)的时候,上帝在这里除了表明我将是你们的充足资源、我将是所有人荣耀地想要得到的对象、我是生命、健康、营养、充裕、荣耀、光荣、和平,是一切善物,还能有别的意思吗?这也是对使徒说的那句话的正确理解,使徒说“上帝是一切事物中的一切。”(参林前15:28,和合本译为“上帝为万物之主”)上帝将是我们向往的对象。上帝将被无目的地看,无限制地爱,无疲倦地赞美。这种义务、这种情感、这种工作,将像永恒的生命本身一样,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共同的。

  

  到那时,对于各种程度不同的功德会有什么样的光荣和荣耀的等级?对此有谁能加以谈论,甚至加以想像?然而无可置疑的是,会有这样的等级。但在这个方面,幸福之城也看它自身为好,因为等级低的不会妒忌等级高的。没有人想要拥有他没有得到的,他会生活在他已经得到的最平安的恩惠之中;就像在身体中手指头不希望成为眼睛,因为两种肢体都被包含在整个身体的有序的配置之中。因此,有些人会得到较大的恩赐,但每个得到恩赐的人都不会祈求他所拥有的恩赐以外的东西。

  

  还有,到那时他们不再会以犯罪为乐。然而,这不意味着他们没有自由意志。正好相反,他们会有更大的自由,因为摆脱了以犯罪为乐,会使他们始终以不犯罪为乐。当人被创造为公义的时候,他得到的最初的自由意志是由能够不犯罪和能够犯罪组成的。但是这种最后的自由意志更加伟大,它是由能够不犯罪组成的。然而,这并不是一种天然的可能性,而是上帝的恩赐。因为上帝是一回事,上帝的分享者是另一回事。上帝依本性就是不会犯罪的,而分有上帝性质的人得到的不能犯罪只是来自上帝的恩赐。还有,上帝所赐的自由意志应当被视为一个渐进的过程,人首先得到的是他能够不犯罪的自由意志,最后得到的是他不能够犯罪的自由意志;赐予人的前一种恩典是一种可能状态,赐予人的后一种恩典是一种奖赏。由于人的本性在能够犯罪时犯了罪,然后被一种更加丰盛的恩典拯救出来,导向一种他不能犯罪的自由状态。

  

  由于亚当犯罪而失去的最初的不朽是由他能不死组成的,而人的最后的不朽是由他不能死组成的。同理,最初的自由意志是由他能不犯罪组成的,而最后的自由意志是由他不能犯罪组成的。这样,人到了那个时候不能失去想要敬虔和公义的意志,就好像他现在不会失去想要幸福的意志。我们由于犯罪而不能坚持敬虔或幸福,但当我们失去幸福时,我们并没有失去想要幸福的意志。确实,上帝本身是不会犯罪的,但我们因此就要否定上帝有自由意志吗?

  

  所以在属天之城里会有意志的自由,全体公民有意志的自由,每个公民也有意志的自由。这座城摆脱任何罪恶,充满了各种好东西,处在永久的幸福欢乐之中,冒犯被遗忘了,惩罚也被遗忘了。然而,它不会忘记它自己的得救,也不会忘记对它的拯救者的谢恩。但是,作为一种理性的知识,它甚至会记住它过去的恶,哪怕它已经完全忘记了恶的感性经历;这就好像最杰出的医生凭着他的技艺懂得所有疾病,但由于他自己没有生过什么病,所以他对他自己身体里的大部分疾病是无知的。

  

  因此,关于恶的知识有两类。一类是心灵的力量可以察觉的,另一类是从感性经验中产生的。还有,要想知道所有的恶,一种方式是通过聪明人的教导,另一种方式是从蠢人的邪恶生活中得知。所以,遗忘罪恶也有两种方式,拥有关于恶的知识和理解恶的人以一种方式遗忘,而对于恶有亲身体验的人以另一种方式遗忘,前者通过忽视他所知的东西而遗忘,后者通过逃避他所受的害来遗忘。按照第二类遗忘,圣民们不记得以往的恶。他们将完全摆脱恶,恶已经从他们的情感中完全消除了。然而知识的力量如此伟大,圣民们不仅知道他们自己过去的痛苦,而且也知道被定了罪的人的永久痛苦。因为他们若是不知道他们自己过去的痛苦,他们怎么会像诗篇作者所说的那样,永远歌颂上帝的怜恤?(参诗89:2)没有什么能比这首歌颂基督荣耀的恩典的歌能给予这座城更大的快乐了,我们靠他的血得救。到了那个时候这些话将要应验:“你们要安静,知道我是上帝。”(诗46:11)到了那个时候会有无夜晚的大安息日,上帝在他最初的造物中庆祝,如经上所说:“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工,安息了。上帝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上帝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创2:2-3)

  

  当我们被上帝的幸福和圣洁充满,被造就为新人的时候,我们自己将变成第七日。然后我们会安静,知道他是上帝。当我们偏离上帝的时候,我们听了诱惑者的话,“你们便如神一样”,(创3:5)因此便弃绝上帝。而上帝已经把我们造得像神一样,不是靠弃绝上帝,而是凭有份于上帝。如果没有上帝,除了处在上帝愤怒的危险之中,我们还能做成什么呢?但上帝使我们复原,上帝巨大的恩典使我们成全,我们将永远安静下来,知道他是上帝,当上帝成为一切中的一切时,我们就被上帝充满了。

  

  仅当我们明白我们的一切善功都是上帝的,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时候,那些可以获得安息的功绩才会记在我们头上。如果我们把这些善功说成是我们自己的,那么它们是“奴仆的工作”,关于安息日经上说“这一日不可作奴仆的工”。(参申5:14)还有先知以西结说:“将我的安息日赐给他们,好在我与他们中间为证据,使他们知道我上帝是叫他们成为圣的。”(结20:12)当我们完全安息的时候,我们将完全知道这一点,我们将完全知道他是上帝。

  

  我们只要说第七日是我们的安息日也就够了,这个安息日不会以黑夜告终,而会以“主日”的到来告终,主日是第八日,是永久的日子,它因基督的复活而成圣,不仅象征着圣灵的安息,而且也象征着身体的安息。到那时我们将安息和观看,我们将观看和爱,我们将爱和赞美。处在一个没有终点的终结处,你们瞧,将来会是什么样子!除了抵达一个没有终结的王国,我们还能给自己确立其他终点吗?

  

  (选自《上帝之城》,略有删减,标题为编者加。)

微信公众号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的二维码微信ID-fuyintt.jpg

您也可以关注

【福音城】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名称:

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

公众号ID:

fuyintt

也可以保存二维码图片,打开微信,扫描保存的二维码图片,添加关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页评论仅管理员和发布者可见]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