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安息须力求才能得到——选摘自巴克斯特《圣徒永恒的安息》

圣徒的安息须力求才能得到——选摘自巴克斯特《圣徒永恒的安息》

圣徒的安息须力求才能得到.jpg

理查德·巴克斯特 

 

    上帝为圣徒预备的安息既是如此确定无疑,又是那样荣耀非凡,为什么热切寻求它的人却不多呢?人们会想,对于如此无与伦比的荣耀,有人哪怕只是听说一次,知道它必须努力争得,又相信自己所听是真,也会万分热切地渴慕它,甚至废寝忘食,也不再顾及其余,不再谈论、寻求别的,只谈论、寻求如何得到这宝贝。奇怪的是,人们天天听到这种安息,又声称天国的安息是自己信仰的一个基本内容,却极少去关切它,极少为此努力,就仿佛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或对所听到的一字也不信一样。以上责备不仅是针对属世之心、不信之众的,也针对表面上宣信的人,甚至也是针对一些敬虔人本身的。

 

    追逐名利的人专心致志地寻求地上的事,以致无心,也无暇寻求属天的安息。无知的罪人啊,是“谁迷惑了你们呢”(加3:1)是世界在蛊惑人们,把他们变成贪欲的畜类,甚至使他们颠狂。请看人们是如何奔波忙碌,为虚空之事巧取豪夺,与此同时却罔顾永恒的安息!为在世上比自己的弟兄略高一筹,他们蝇营狗苟,与此同时却罔顾圣徒为王的尊贵!他们对肉体享乐的追求永无满足,与此同时却将上帝的赞许、天使的欢欣看作恼人的负担!对养育子孙,扩充财富(对贫穷者来说,也许是糊口度日),他们孜孜不倦,与此同时审判却在临近!而对于如何应付那审判,他们从未花费哪怕一个小时认真考虑过!为使自己和子孙有一生用不完的积蓄,他们是怎样起早贪黑,年复一年地辛苦劳作啊!但对于今世以后如何,他们却从来不想!与此同时还对我们喊着:“不这么麻烦,难道我们就不能得救吗?”他们清晨就唤仆人起来干活,却极少呼唤他们一起祈祷、读经!这世界究竟能为爱它之人、尘世之友做些什么,使他们迫不及待地跟随它,不辞劳苦地寻求它,基督和天国却如此受冷落?今世之后,世界又能为他们做什么?人进入世界都不免经过剧痛。人走过世间常伴着无休止的忧愁与艰辛。人离开世界则是瞬间的事。失去理智而受蒙蔽的人啊!欢笑享乐能永远站在你一边吗?在你岌岌可危的时刻,金银和属世的荣誉能证明是你可靠的朋友吗?在你遭难的日子里,它们岂能垂听你的呼求?到你濒临死亡时,它们岂能应允你的呼求或解救你?它们能陪你到来世吗?它们能贿买那审判者,将你毫发无损地救出吗?它们能在蒙福的圣徒中为你购得一席之地吗?名利若果真能做到这些,那财主又何用祈求人“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他的舌头”呢?(参路16:24)难道今世享乐、名望的一丝甜味能比永恒的安息更有价值?难道它能补偿人所失去的永久财富?名利岂能给人以一丝一毫的盼望呢?这罪恶、骗人的世界啊!有多少次,我们听到你忠心的仆人最终在控诉你:“是这世界欺骗了我,毁了我!是它用我的成功奉承我,可如今却把我抛弃在无助之中。想当初,我若是像侍奉它那样忠心地侍奉基督,祂绝不会让我像今天这样不得安慰,毫无指望。”这些人尽管怨嗟声声,后来的罪人却毫不引以为戒。

 

    至于世俗之众,他们不愿听从劝告,除在表面上尽一般的宗教义务之外,还要努力争取得救。若有人到他们居住的城里传福音,他们或许只会在当天花少许时间去听一听,其余的时间就待在家里;或者只有家主到教会来,家中其余的人都留在家里。若是没人前来清楚而大有能力地传福音,全城会有几个人肯走哪怕一两里路到外边去听,他们却不惜长途跋涉去逛市场,只为满足肉身之需!他们知道圣经是上帝的律法,将来受审判时,他们必须依照这律法被判无罪或被定罪,他们也知道,“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1:2);但他们不愿下功夫,哪怕一天读一章圣经。他们若是带着圣经去到教堂,回到家中就会整周都将其束之高阁,这是他们为圣经派上的最好用场。上帝虽吩咐他们要“不住地祷告,常常祈求”(帖前5:17;路21:36),可他们既不常在家庭里祷告,也不常独自祷告。但以理情愿被扔进狮子坑,也不肯停止每日在家中三次祷告,甚至连仇恨他的人都能听得到;(参但6章)可世俗之人宁可冒险成为撒但那吼叫着的狮子的永久牺牲品,也不去寻求自己的保障。要不就是他们冷漠无心的祷告遭到上帝的拒绝。因为上帝当然地认为,人群中那些只是偶尔做一两句祷告的人,并不在乎自己之所求。这些人断定自己不配去天堂,因而认为它不值得他们更经常、更恳切地祈求。倘若在每早、每晚不祷告,不切切地寻求主的住家门上做记号,到主的烈怒向不祈祷的家庭倾倒下来时,我们的城市会像经瘟疫肆虐之地,房内的人纷纷倒毙,房外是审判的记号——恐怕有一家幸免,就会有十家被画上处死的记号;而且可以说是房门在那里哭求,“主啊,求你怜悯我们”(诗123:3),因为是门里的人不祷告。更甚的是,倘若你能看到人们在自己的内室里做些什么,在一座城里,你极少能发现有人从早到晚哪怕只花一刻钟,切切地向上帝为自己的灵魂祷告!可叹,这些人是何等轻看永恒的安息啊!所以他们才懒洋洋,疏于为自己的福分尽本分,他们只是在教会、在众人面前尽一点宗教义务,促使他们这样做的只是习惯和虚名。你若劝他们读些好书,了解教义问答中的信仰依据,以祷告将主日奉献给上帝,默想、聆听主的话语,禁绝一切属世的观念和言论,他们会觉得这种日子乏味无比,似乎天国毫不值得努力去寻求一样。

 

    还有一等人是徒有其表的信徒,他们可以尽各种外在的义务,却从不听从劝告,在信仰上下内在的工夫。他们可以传道,可以听讲、阅读或谈论天上的事,可以在家庭里祷告,可以参与团契或善工,希望在基督徒中受尊敬;但你永远别想劝他们做自己更属灵的功课,即经常而热切地在暗中祷告和默想;认真做自我省察;经常思念天上的事;保守自己的心思、言谈及行为方式,约束自己的肉身欲望,不去满足它的贪求,爱仇敌,真诚地饶恕他们,看弟兄比自己为重;将自己所有、所做的都置于基督脚前,看对祂的侍奉和祂的喜悦重于一切;随时做好死去的准备,甘愿抛下一切到基督那里去。你休想说服这些徒有其名的信徒去做上述哪怕一件事。他们当中若有人欢喜地接受福音,那只是灵魂表层的事,他绝不会将这种子深埋土里——福音只能改变他的观念,却从未融化、再造他的心,他们也从未让基督在自己的心里执政掌权。由于他的信仰多只停留在观念上,他做的事、讲的话因此也都停留在观念的层面。在争论中,这等人常表现得无知、大胆、自负,而不是以爱心和顺服,谦卑地领受自己能认识到的真理。从这类人轻看他人的判断力及人格,极少以郑重、谦卑的态度谈论基督之伟大就可以看出,他们的信仰只停留在头脑的层面,而并未深入到其内心。试探之风可以像吹动羽毛一样将他们裹挟而去,因为他们的灵魂并没有基督与恩典做根基。在私下交谈中,从不见他们谦卑地悲叹自己灵里的欠缺,或痛心地承认自己不像主基督;反而只以某派别或某教会成员的身份聊以自慰。这等人堪称为属世的假信徒,他们是让属世的忧虑和欲念把福音挤住了的人。他们知道自己必须信,否则就不能得救;因此也读经、听道、祷告,也离弃了先前罪中的伙伴与行为,但他们一心要得到的是眼前的事。他们的判断力也许对他们说,上帝是他们的人生目的,而他们的心和情感却从不对自己这样说。世界比上帝占有他们更多的感情,因此世界才是他们崇拜的偶像。尽管他们不像世人那样追求观念和猎奇,但他们持有的观念往往是最能为他们世上的好处服务的。这种人的心受属世性情的瘟疫侵袭,就像有恶病缠身一样,他们暗中的祷告极为软弱无力,他们的自我省察和默想极为肤浅,他们在警醒己心上极为不足,在爱上帝、与上帝同行、在上帝里喜乐、渴慕上帝方面,更是一无所有!这些以及其他各种徒有其表的信徒,尽管可以跟着你做些信仰上的表面文章,却从不肯费心费力下内在的、属灵的功夫。


就连敬虔人本身,在寻求自己的永恒安息一事上也往往过于疏懒。我们的光和我们的热,我们的言和我们的行,是何等的不成比例啊!有几个人在疾速奔跑,像奔向天国的样子?相反,我们常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们常懒散地做工,在空谈、玩笑中虚掷光阴;我们甚至还在做上帝的工时偷工减料!我们听道就像没听一样;我们祷告就像没有在祷告一样;我们省察、默想、指责罪,根本不像做这些事的样子!我们享受基督,就好像并不享受祂,就好像已学会像使徒教导的“用世物”(林前7:31)那样享用属天的事。是冰冷的迟钝使我们麻木!我们的死期已临近,也明知如此,却无动于衷,我们已站在永恒福乐或永远惨境的门口,却不察觉;死亡正在敲门,我们却听而不闻;上帝和基督在呼唤我们,向我们大声疾呼:“你们今日若听我的话,就不可硬着心;趁着白日(赶紧)做工,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做工了。”(来3:15;约9:4)主的意思是,要立即着手,加紧工作,为自己的生命劳力,付上全副精力、全部时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可我们的振奋并不强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死亡和审判到来的脚步匆匆,转眼之间就会发生,马上就要临到我们!可我们却慢条斯理,不慌不忙!主啊,无动于衷是何等不理智、何等属世、属地狱的态度啊!热切寻求的基督徒到哪里去找?在我看来,各地的信徒对于他们永恒的结局都漫不经意。他们对此只是顺便留意一下,而不将它看成关乎自己永生的大事。我若不曾患上同样的痹症,又怎能以泪水和着墨水写下这些文字!责备他人时,又怎能伴着羞愧的叹息!为普遍的麻木不仁悲哀时,又怎能如此伤痛!

 

    我们当中的当政者是否在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他们对上帝有没有热心?是否在建造上帝的殿?是否以上帝的荣耀为重?是否持守真道,反对罪与罪人,将其看作我们平安的搅扰者、我们所有苦难的唯一来源?他们扩充自己的权势、增添自己的财富、赢得自己的荣誉,扩展自己的影响力,可都是为最大限度地推进基督国度的缘故,就像不久就要对自己所经管的交账一样?

 

    对自己的工作严肃认真的传道人又何其少啊!尤其可悲的是,就连有些最优秀的传道人也没能致力于助人得圣徒的安息!我们是否能用“圣灵的明证”(林前2:4)大声指责人们抗拒福音;我们对待罪,能否像扑灭在自己城内肆虐的大火一样,我们是否在奋力救人脱离火海?我们能否像真“知道主是可畏”(林后5:11)的人那样规劝自己的同胞?我们在竭力劝人接受基督、得重生、建立信心、追求圣洁的同时,是否相信没有这些他们就绝无可能得永生?我们的恻隐之心能否怜恤那些愚昧无知、漫不经心、执迷不悟的众人?每当望着他们的面孔时,我们是否为他们而心碎,唯恐在安息中见不到他们?我们能否像使徒保罗那样,“流泪地告诉”他们属情欲、属世之人的结局;能否像保罗那样,“或在众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一年四季,泪流满面地教导他们?(参腓3:18;徒20:18-20)我们劝导他们,是像抢救他们灵魂,还是与此相反,在努力赢得挑剔听众的认可;就仿佛传道人要做的只是在一小时内讲述一段动人的传说,在下次讲道之前则无须继续看顾自己的会众?我们是否让属血气的审慎遏制了自己火热的心,使我们讲道中最能触动人心的主题听起来死气沉沉?我们在处理残害自己会众灵魂的罪恶时是多么的温和!总而言之,我们对天上的事缺乏严肃性,我们取悦于人的讲话方式使人们的信仰表面化,使人们习惯于在听上帝的道时无所用心,而毁灭他们的恰恰是这种习惯。恳求主赦免教会侍奉中的,尤其是我自己侍奉中的如此重罪!

 

    众人又是否比执政者或传道人更看重永恒的安息一些呢?怎能指望如此?读者啊,你只需留意一下自己,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你要责问自己的良心,容它对你讲实话:你是否在把永恒的安息看作自己的当务之急,当作今生必求之大事?你是否已竭尽一切谨守、努力之功,“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启3:11)你是否在分秒必争地疾驰,唯恐贻误了时机,功未竟而身先死?你是否在奋力猛进,冲破重重阻拦,“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你来得的奖赏”(腓3:13-14)?你的良心能否见证你在暗中的呼求、叹息和流泪?你的家人能否见证你认真教导他们敬畏上帝,告诫他们不要落入那“痛苦的地方”(路16:28)?你的牧者能否见证他听到你发出的心声:“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徒16:30)?他能否见证你跟从他声讨你的败坏,热切地寻求主?你的左邻右舍能否见证你责备罪人,又为自己弟兄的得救费了心,尽了力?让所有这些见证今天就能在上帝和你之间做出判断,看你对永恒的安息是否有真诚寻求的心。你虽不曾盯着自己的仆人做事,但从他做出的事上,你就能看出他是否在偷懒;同样,你只消省察自己所做的工,也能看出自己是否在永恒的事上消极怠工。你对基督的爱、你的信心、你的热心,你其他的恩典是强是弱?你以什么为乐?你将什么看做自己的保障?你是否已万事俱备?如果今天就是你离世的日子,你准备好了吗?你交往过的人是否都会祝福你?你不妨以如上问题做一判断,它们很快就可以显明你是竭诚努力的人,还是消极怠工的人。

 

    蒙福的安息啊,人们将你看得如此微不足道而忽视你!荣耀的国度啊,人们是如此地低估你!漫不经心的人类子孙可知道,被他们忽视的是怎样的国度!他们若是知道,想法肯定就不同了。读者啊,诚望你能意识到,轻看永恒的安息是多么不顾死活的事,它又使你因此陷入了何等深的罪孽。同时我希望,你不要至死活在如此定罪之下。倘若医生告诉你:“你只按我的嘱咐做一件事,我保证能治好你的病”,你会不按医嘱去办吗?那么,我也要告诉你,你只消按我的嘱咐为你的灵魂做一件事,我就保证你得救无虞;那就是摆脱懒散怠惰,全力去做一名名副其实的基督徒——若是那样,我不知有什么能妨碍你得到永恒的福分。你背离上帝有多么远,就要多么全心全意地寻求祂,毫无疑问,你就必寻见祂。你对耶稣基督有多么冷漠无情,就要多么切切地寻求祂,毫无保留地顺服祂,你就必得救在握。然而,基督带来的满足虽是完全的,他的应许虽是白白赐予的,上帝的恩典虽是广大的,你若本该以热切的心去接受,却只停留在口头上,受益就绝不会有丝毫增多;你若本该努力寻求,却在闲散度日,最终就必定失去冠冕。所以,你就要赶紧行动,认真寻求。感谢上帝,你还有时间这样做。 

 

    (选自作者巴克斯特著《圣徒永恒的安息》,许一新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发行)

微信公众号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的二维码微信ID-fuyintt.jpg

您也可以关注

【福音城】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名称:

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

公众号ID:

fuyintt

也可以保存二维码图片,打开微信,扫描保存的二维码图片,添加关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页评论仅管理员和发布者可见]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