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基督的优美——选摘自《爱德华滋选集》

耶稣基督的优美——选摘自《爱德华滋选集》

耶稣基督的优美.jpg

    “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祂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我又看见宝座与四活物并长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启5:5-6)

 

    对于神所安排的一切未来之事,使徒约翰在这里所见到的异象和启示,是以在异象中看见那预定这些事之神旨的书卷作起头。本章一节说,他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严封了。”古代书卷是用羊皮或纸连接而成,卷成一卷,加以密封,以免被人打开。耶36:2说到一卷书。约翰在异象中所看见的,似乎就是这样的一卷书;所以他说:“里外都写着字。”那即是说,各页的里外二面都写着字,然后卷成一卷。又说“用七印严封了”,这表明书上写的是十分隐秘的事;或说,神的命令所预定的事,是严加封闭的,必等到神愿意才叫人知道。我们知道经上常用“七”为完全的数目,来表明一件事到了绝对完全的程度;这或者是由于神在第七日看着祂所创世之物件完成了,并因它们的完成而安息快乐。

 

    当约翰看见那书卷时,他告诉我们说,他“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告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因为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我就大哭。”他告诉我们说,他的眼泪是怎样得干的,即是“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祂已得胜……”虽然无人或天使或任何受造物能揭开那七印,配读那书卷;但有话宣布说,基督不仅是能而且也是配,这就使这蒙爱的门徒得到安慰。本书以下的各章叙述主基督依次揭开那七印,将神所预定后来要应验的事启示出来。本章则叙述主来从坐宝座者的右手中拿了那书卷,当时天上地上就对主欢呼赞美。

 

    根据经文所载,我们可以提到许多的事,但为符合本文的宗旨起见,我只提这里给基督的两个特别称呼。

 

    一、祂被称为狮子。“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祂称为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似乎指着雅各临死时祝福犹大支派的话:“犹大是个小狮子,我儿啊,你抓了食便上去;你屈下身去,卧如公狮,蹲如母狮,谁敢惹你?”(创49:9)。根据犹太人古时的传说,他们在旷野飘流时,犹大支派帐幕中所悬的旗徽,即是一个狮子。雅各祝福犹大支派,预言它为狮子,多是指属犹大支派的大卫王的威武勋业而言;更是指耶稣基督而言,因祂也是属犹大支派,为大卫的后裔,本章称祂为“大卫的根”,所以基督在这里被称为“犹大支派的狮子”。

 

    二、祂被称为羔羊。约翰是听说狮子得胜,要打开那书卷,他正指望在异象中看见狮子的时候,却看见一只羔羊出来,打开那书卷。羔羊是和狮子完全不同的。狮子是吞吃的,惯于残杀别的动物;在动物中,没有比羔羊更容易为狮子所吞吃的。本章所说的,不只是一个容易被杀的羔羊,而且是“被杀过的”,那就是说,祂身上带着死伤的痕迹。

 

    本文根据这两个名称所要讨论的就是:

 

    耶稣基督将不同的优美奇妙地会合于一身。

 

    狮子与羔羊,虽为两种极不同的动物,却各有特别的优点。狮子的优点是雄壮威武,声音洪亮;羔羊的优点是柔和忍耐,肉可为美肴,毛可为衣服,本身且宜于作为供物献给神。然而本章拿狮子和羔羊二者来比基督,因为二者所有不同的优美,都奇妙地会合在祂里面。

 

    我在下面要依次叙述:

 

    第一,不同的优美怎样奇妙地会合在基督里面。

 

    第二,这种不同的优美之奇妙会合,怎样在基督的作为上表现出来。

 

    然后我要加以援引。

 

    第一,不同的优美怎样奇妙地会合在基督里面。这在三件事上表明出来:

 

    一、从我们的观点来看,那在基督里面会合的各种优美,彼此之间极其抵触。

 

    二、如此互相抵触之优美,除在基督身上以外,似乎不能会合于任何一身上。

 

    三、如此互相抵触的优美,除由基督之外,似乎不能施于同一对象。

 

    一、从我们的观点来看,那会合在基督里面的各种优美,彼此之间极其相反。基督原来便具有各种属神的优美。基督是神,所以祂具有神的各种属性。各种属性中间的差异大都是相对的,而且是由于我们的看法有限使然。再者那些由我们看为彼此最有差异的属性,都在基督里面会合。试举两例来说明。

 

    (1)在基督里面,无限的崇高和无限的俯就会合。基督既是神,所以祂是在万有之上,无限伟大崇高。祂高于世上的君王,因祂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祂高于诸天,也高于天上最崇高的天使。祂是如此伟大,一切世人君王,臣宰,在祂面前,都如同尘土中的虫子;世上的万民,都是如同桶中的一滴水,天秤上的一点微尘;甚至众天使在祂面前,也都算不得什么。祂是如此之崇高,绝不需要我们;祂高不可攀,我们对祂绝无补益;祂超乎我们的理解之上,我们无从看透祂。正如箴30:4说:“祂名叫什么,祂的儿子名叫什么,你知道吗?”就令我们尽量发挥我们的理解力,也不能了解祂神圣的光荣。伯11:8也说:“祂的智慧高于天,你还能作什么?”基督乃是天地的创造主和掌握者。祂是万有的主宰。祂掌管宇宙,为所欲为。祂的知识无量,祂的智慧全备,无人能够胜过。祂的权能无量,无人能够拒绝。祂的富足无穷无尽。祂的威仪极其可畏。

 

    然而基督却是无限俯就。无论人是如何卑下,主总是充分俯就,以恩典待他们。祂不仅俯就天使,屈尊去看天上所作的事,而且也俯就可怜的世人。祂不仅看顾君王或伟大的人们,而且也“拣选世上的贫穷人”(雅2:5),看顾一切极卑下的人。那些通常为同辈所轻视的人,基督却不轻视。正如林前1:28说:“神拣选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基督俯就,看顾讨饭的(参路16:22),以及最被轻视的民族。正如西3:11说:“在基督耶稣里并不分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那如此崇高的基督,竟俯就看顾小孩子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太19:14)。祂甚至俯就,恩待那些最不配的罪人,那些毫无善状,而只当受无穷罪咎的人。

 

    祂的俯就如此伟大,不仅足以恩待这些罪人,而且足以作成任何需要俯就的事。祂的俯就如此伟大,祂情愿作罪人的朋友,作他们的伴侣,而且作他们灵性上的匹偶。祂俯就,自愿取了他们的人性,成了人,好与他们同在。祂甚至自甘卑微,为他们受羞辱,唾骂,和可耻的死。祂为如此卑贱不堪的罪人俯就,还有什么俯就比这更伟大呢?

 

    这样将无限的崇高和无限的俯就会合于一身,实在是可钦佩的。经验告诉我们,居高位的人所有的性情往往与此完全相反。一条虫子,若因多拥有一点尘土和一个较大的粪堆而比另一条虫子高一点,它就要多么高傲自尊,不愿与低于它的人为伍!它若稍微俯就,就要大事铺张,叫别人钦佩它。基督屈尊为门徒洗脚;世上所谓大人物(或说大虫子),怎能因远不如此的俯就,就自以为就贬损了自已的地位呀!

 

    (2)在耶稣基督里无限的公义与无限的恩典彼此会合。基督既然是神,祂就有无限的圣洁与公义,祂恨恶罪恶,按公义处罚罪恶。祂是世人的审判者,是极公正的审判者,决不姑息恶人,不轻易放过罪债。

 

    然而祂有无限的恩典和慈悲,虽然祂的公义,对一切的罪和一切干犯法律的行为,都严格不能宽假,可是祂的恩典足以饶恕一切罪人,甚至饶恕罪魁。祂的恩典不但足以对极不配的人施怜悯,将一些善加给他们,而且足以将极大的善加给他们;是的,祂的恩典足以将一切的善加给他们,且为他们成就一切的事。祂的恩典足以将任何浩大的恩惠赐予世上的罪魁。不但如此,祂的恩典极其浩大,为求使罪人得益,祂甚至不惜付任何代价;祂的恩典不但足以成就大事,而且为此祂愿意受苦;不但愿意受苦,而且受极大的苦,甚至甘受世上极悲惨的痛苦,以至于死;不但是死,而且是极羞辱痛苦的死和人类所能想得到最可怕的极刑。唉,祂所受的苦,较人所能想得到的极刑更苦,因为极刑只是叫身体受苦。祂却在心灵上也受苦,因为祂是为我们担当神对罪的忿怒。

 

    二、如此相反的优美,除在基督身上以外,似乎不能会合于任何一身。无论是人,是神,或天使,都不兼具这种相反的优美。这种极相反的优美,若不是在基督身上看见了,任何世人,甚至天使都不会想到它们能够会合于任何一身上。下面我要举例来证明。

 

    (1)在基督身上而且只在祂身上,才兼具着无限量的荣耀和极卑微的谦卑。此二者世人不能兼具,因为被造的人不能具有无限的荣耀。在神一方面,除基督以外,也不能兼具二者,因为谦卑只属于人性的优美,其中含着在神前卑微,或与神相距遥远之感,若说神也有谦卑,那是自相矛盾的。

 

    但耶稣基督是神也是人,所以祂美妙地兼具这两种不同的优美。祂有无限的荣耀和尊贵,正如腓2:6说:“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基督与圣父享有同等的尊荣。所以约5:23说:“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神自己也对祂说:“神啊,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来1:8)本章六节又说:“神的使者都要拜祂,”所以,众天使对基督,如对父神一样,表示最高的尊敬和崇拜。

 

    但基督虽然是高于万有,却在万有中是极谦卑的。在世人和天使中,从来未曾有过这样的谦卑。从来没有人像人子基督耶稣一样,觉得自己与神如此遥远,在神前如此谦卑。(请看太11:29)。祂在世的时候,祂的一切行为表现何等美好的谦卑精神!祂在卑微简陋的生活中,是何等知足,住在木匠约瑟家中,以马利亚为母,三十年如一日,以后又选择卑微,贫困,和被人轻看的生活,而不愿享受世上的豪华。祂在言行上对门徒是何等谦卑,且为他们洗脚。祂终生甘作奴仆,且受极端的羞辱,以至于死。

 

    (2)基督兼有无限量的尊严和超乎寻常的温柔。这也是除基督以外,没有别一位能同时兼有的。严格地说,温柔只是人的一种德性,经上很少提到这是神的德性;至少在新约上未曾提到;因为温柔乃指那被狂风暴雨的世界所打击所激怒的无常的世人,从谦卑而生的恬静精神。但基督是神也是人。祂兼有无量的尊严和最高的温柔。

 

    基督是无限尊严的。诗45:3所载:“大能者啊,愿你腰间佩刀,大有荣耀和威严,”乃是指祂说的。祂是大能者,驾临诸天,天上满有祂的荣美。祂从祂的圣地出来,威严可畏;祂强于百川的奔流,海中的大浪;祂发出烈火,烧毁周围的敌人;在祂面前,地都要震动,诸山归于消熔;祂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都好象蝗虫;祂斥责海,使海干了,使一切江河干涸;祂的双目如火焰;祂的权能所发的荣光,要使恶人受刑罚,永归灭绝;祂是惟一有福的掌权者,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天是祂的座位,地是祂的脚凳,祂是至高者,居于永恒之中,祂的国是永恒的国,祂掌权,永无穷尽。

 

    然而祂有最温柔谦卑的安静精神,正如先知所预言的:太21:4,5说:“这事成就,是要应验先知的话,说:‘要对锡安的居民说,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又骑着驴,就是骑着驴驹子’。”这正与基督论祂自己的话相符:“我心里柔和谦卑”(太11:29)。这也与祂在世时一切行为上所表现的相符:世上再也见不到像祂在一切毁谤侮辱之下,对敌人那样温柔;祂受人辱骂,从不回口。祂满有奇妙的饶恕精神,随时饶恕祂极可恶的敌人,且热烈迫切地为他们祷告。祂对那些辱骂讥笑祂的兵丁,表现出何等的温柔,祂静默不开口,像羊羔被宰杀。由上可见基督威猛像狮子,温柔像羔羊。

 

    (3)基督兼有对神的极高尊敬,和与神平等的地位。基督在世的时候,对天父表示圣洁的尊敬,祂对天父表极敬虔的崇拜,以敬虔的姿态向祂祈祷。路22:41记载说:“祂跪下祷告。”这是与取了人性的基督相符合的;但同时祂具有神性,因此在各方面都是与父平等。凡圣父所有的属性与完全,圣子也同样有,且有同等尊荣。除耶稣基督之外,从来没有人兼有这一切。

 

    (4)基督兼有无量的功德,和受苦的极大忍耐。祂本是完全无罪,不当受苦难的。祂自己没有过犯,既不当受神的处罚,也不当受人的恶待。祂不但无害,不应当受苦,而且有无量功德,配接受天父无穷的爱,享有无限的福,且当受众人最高的敬拜。然而祂却极其忍耐,受尽世上的极大苦难。正如来12:2说:“祂……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祂从天父受苦,不是因自己的过犯,而是因我们的过犯;祂受人苦害,不是因自己的过失,而是因那些当为人所无限爱重的事。这样,主的忍耐就更为奇妙更为荣耀了。彼前2:20-24说:“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能忍耐,有什么可夸的呢?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这在神看是可喜爱的。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从祂的脚踪行。祂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祂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除基督以外,世上没有别人清白无罪,富有德行,同时却忍耐承受一切的苦。

 

    (5)基督兼有绝对顺服的精神和管理天地至高的权柄。基督为万有之主是在两方面:祂是神人和中保,所以祂的权柄是由天父委任的。因为父神授权与祂,所以祂是父的代理者。但在另一方面基督为万有之主,那就是,按本性说,祂即是神,那么按照固有的权利,祂就与父一样,为万有之主,掌管万有。这样,祂掌管世界,就并不是由于父的授权,而是由于祂固有的权利。祂并不如亚流派所说,是亚于神,祂乃是至高的神。

 

    然而基督对神的命令和规律都有至高的服从精神;这是由基督在世时的服从表现出来了。正如约14:31所载:“父怎样吩咐我,我就怎样行。”约15:10又说:“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祂的爱里。”基督服从精神的伟大,表现在祂的完全顺服里面,在祂顺服了那极难服从的命令里面。世上从来没有人像基督一样,从神那里领受那么艰难的命令,那种命令实在是对服从心的最大试炼。神对基督的一个命令,就是要祂自甘承受祂所受的那种种可怕的苦痛。请看约10:18说:“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基督对神的这一命令十分服从了。来5:8说:“祂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腓2:8说:祂“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世人或天使从来没有基督那像的服从,然而祂却是天使和世人的最高主宰。

 

    (6)基督兼有绝对的权威和完全的顺受。这又是从来不能兼有的。基督是神,是世界绝对的掌权者;祂有权处理万事。神的一切命令,都是基督的至高命令,神的创造和保存作为,也即是基督的作为。祂随自己的意旨行作万事。所以西1:16,17说:“万有都是靠祂造的……一切都是藉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约5:17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太8:3说:“我肯,你清洁了吧。”

 

    然而基督也是世上最能顺受的人。当大难临头,将要喝那苦杯的时候,祂绝对完全顺受。祂一想到这事,祂的心灵就极其伤痛,几乎要死,以致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然而在这种情形之下,祂还是完全顺从神的旨意。太26:39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祂在四十二节曾说:“父啊,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意旨成全。”

 

    (7)基督兼有自足和对神的完全依靠;这也是只有在基督里面才有的奇妙会合。基督既然是神,祂就是自足的,毫不缺少什么;万物都依靠祂,祂却绝对独立而不依靠什么。祂之从永恒由父所生,并不证明祂依靠父的旨意,因为那是自然的,必须的,而不是任意的。然而祂却十分依靠神,正如祂的仇敌所说:“祂依靠神,神现在可以救祂”(太27:43)彼前2:23也说:“祂只将自己交托神。”

 

    三、如此相反的优美,除由基督以外,似乎不能施于同一对象;公义,慈爱,和真理尤其如此。诗85:10说:“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神的严正公义,即是神对世人的罪施行报应的公义,从来没有像在基督身上那样光荣的表彰出来。祂无限重视神的公义,以致祂为要拯救罪人,就情愿自己受极大的苦难,不愿因拯救人而使神的公义丧失尊严。祂既是世人的审判者,祂就自己严格执行公义,祂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祂必追讨他的罪。然而基督同时是何等奇妙地对罪人表现了祂的慈爱。祂对罪人施与何等光荣的恩典和说不尽的慈爱!祂虽是有罪世人的公义审判者,同时却是世人的救主。祂虽是烧灭罪恶的烈火,却是罪人的真光和生命。正如罗3:25,26所说:“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祂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好在今时显明祂的义,使人知道祂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

 

    这样,神以律法威吓人的罪那不可改变的真理,最是在耶稣基督里表彰出来了;因为神将世人的罪都归在祂自己的儿子身上,神威吓罪恶的不变真理所受的考验,就从来没有比这更大的了。再者在基督里,我们看见律法的威吓已经完全执行了,那是既在过去所未曾看见的,也在将来所永不会看见的;因为世人担当律法的威吓,是永不会完毕的。基督受苦,就表示祂极注重神的这种真理。基督审判世人时,祂以那包含可怕威吓的行善之约,作为祂审判的标准。祂必不让律法的一点一画落空;祂在任何方面决不违反律法,或妨碍律法的执行。然而我们在基督里得到许多伟大宝贵的应许,得到从律法的刑罚中完全得救的应许。祂所给我们的应许,就是永生。在祂里面神的一切应许,都是是的。

 

    我既表明不同的优美奇妙地会合在基督里面,如今就要进一步加以讨论。

 

    第二,这种不同的优美之奇妙会合,怎样在基督的作为上表现出来。

 

    一、这一点在基督取了人性上表现出来。祂本来是神,却甘愿成了人;道成肉身取了一个比祂原来的神性无限卑微的人性,从此祂无限的俯就便奇妙地表现出来了!这种俯就特别是从祂道成肉身的卑微景况表现出来了。祂是由一个贫困的幼妇成孕。她的贫困景况,从下述一事上可以看出来:当她满了洁净的日子,带孩子上圣殿献祭的时候,她只用了一对斑鸠,那就是律法只许可给穷人的献祭规例,正如路2:24所载:“照主的律法上所说,或用一对斑鸠,或用两只雏鸽献祭。”

 

    道成肉身的景况不只表现祂的俯就,也表现祂属神的尊贵;因为祂虽是由一个贫苦的童女成孕,却也是由圣灵成孕。祂的神圣尊严也在祂圣洁的成孕和诞生上表明出来了。祂虽在败坏人类的一人身上成孕,但祂成孕诞生,却是没有罪的;正如天使在路1:35上对蒙福的童女所说的:“圣灵要临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因此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

 

    基督的无限俯就,也在祂降生的情形上奇妙地表现出来了。因为客店里没有地方,所以祂诞生于马槽。客店被那些为世人认为较重要的人所住满。那穷困被人轻视的马利亚却被拒于门外。她的情势虽有那样迫切的需要,可是那些自命比她尊贵的人们,却不肯让地方给她;当她阵痛临产时,她只得屈身马厩。婴孩出生,是用布包起来,放在马槽里。那躺着的圣婴基督,显然是一只羔羊,然而这诞生于马厩,卧于马槽的脆弱婴孩,却要征服那如同咆哮的狮子一般的恶魔。基督降世,是要战胜一切黑暗权势,将它们明显给众人看;祂在地上恢复平安,彰显神对人的善意,并将荣耀归于至高之处的神;这乃是当婴孩躺卧于马槽中时,众天使和大队天兵向牧羊的人显现,高唱赞美神的时候所宣布的;这就将基督的神圣尊严表现出来了。

 

    二、这种在基督身上优美的会合,由基督一生的各种行为和各生活阶段表现出来了。虽然基督居于卑微景况中,好特别表现祂的俯就和谦卑,掩盖祂的尊严;然而祂神圣的尊贵和荣耀,却在祂的许多行为上显明出来,好表明祂不只是人子而且是神。

 

    祂在婴孩的时候,外表虽处于卑微之中,然而有一件事,将祂的神圣尊贵表明出来了。那就是博士被明星引导,从东方来到祂的面前俯伏拜祂,献上黄金乳香没药。祂于儿童时,顺从父母,表现祂的谦卑和温柔。祂显然是如同羔羊;可是当祂十二岁圣殿中与博士们应对时,祂却将祂神圣的光荣表明了。在那件事上,祂将那“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之姿态,多少表明出来了。

 

    后来祂传扬福音的时候,更表明祂奇妙的谦卑和温柔,甘愿处于卑微的地位,穷困到没有枕头的地方,而且靠信从祂的人供给祂;有如路加福音八章所载的。祂对门徒是何等温柔俯就亲密;祂同他们言谈,就如父亲对儿子,祂把他们看为朋友伴侣。祂是何等耐性忍受文士,法利赛人,和别人的辱骂磨折。在这一切的事上,祂都像羔羊一样。然而祂同时却在许多事上,表明祂神圣的尊严和荣耀。尤其是祂行了奇事,神迹,来表现祂是无所不能的,是“犹大支派的狮子。”祂行神迹,表明祂为宇宙万有之神;祂所行的各种神迹,表明自然都在祂的掌握中,祂可以驾驭自然,照着自己所乐意的去终止或改变自然。祂医治病人,开了瞎子的眼睛,叫聋子听见,使跛子行走,来表明祂乃是赐人眼目和耳朵,并创造人身躯的神。祂吩咐死人复活,来表明祂是生命的源头是那“使人脱离死亡的主”(参诗68:20)。当波浪汹涌时,祂行走在海面上,表明祂是神,如伯9:8所说:“祂步行在海浪之上。”祂用权能的命令吩咐说:“平静吧”,风浪就平静,海的狂怒就止住,由此表明祂是掌管宇宙,用权能的话成就百事的神,是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的神;正如诗65:7上所说:“祂使海的波浪和其波涛的响声,都平静了。”诗107:29上又说:“祂使狂风止息,波浪就平静。”又如诗89:8,9上说:“主万军之神啊,哪一个大能者像祢,祢的信实是在祢的四围。你管辖海的狂傲,波浪翻腾,祢就使它平静了。”基督赶鬼,特别表明祂为“犹大支派的狮子”,胜过那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之人的吼叫的狮子魔鬼。祂命令鬼出来,他们就必得听从。他们最怕基督,他们在祂面前俯伏,恳求祂不使他们受苦;祂用大能的话,将一群鬼从被附的人身上赶出来;他们没有主的允许,连猪群也不能进入。我们在圣经里常读到祂能道出人的心意,表明祂有无所不知的荣耀。祂是摩4:13所说“将心意指示人”的神。这样,当主处在温柔谦卑中时,祂的神迹表明了祂神圣的荣耀;正如约2:11上所说:“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祂的荣耀来。”

 

    虽然基督在平常没有外表的荣耀,而且极其微贱,然而当祂登山变像时,祂却丢开面罩,照凡俗脆弱的人所能见到的,表现了祂神圣的尊严。使徒彼得在彼后1:16,17说到这事时;说他自己“是亲眼见过祂的威荣。祂从父神得尊贵荣耀的时候,从极大荣光之中,有声音出来向祂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我们同祂在圣山的时候,亲自听见这声音从天上出来。”

 

    基督通常表示温柔,俯就,和谦卑,与门徒亲密交谈来表明祂是神的羔羊;同时祂严厉斥责文士,法利赛人,和一切假冒为善的人,来表明祂是有神圣威权和尊荣的“犹大支派的狮子”。

 

    三、这种可佩服的优美的会合,特别是在基督最后受难,为罪人献自己为祭上奇妙地表明出来了。既然这是救赎作为中最大之事,且是基督的最大救赎作为,所以这作为特别表明上面所说那值得赞羡的优美之会合。祂之被杀,最显明祂是羔羊,正如赛53:7所说:“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祂乃是献给神纯洁无疵的羔羊;祂是特别像逾越节所献的羔羊,正如林前5:7上说:“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被杀献祭了。”然而在这一作为上,祂特别表明祂“是犹大支派的狮子”;诚然,从许多方面说,这一作为比别的一切作为都更能如此表明,兹分述如下:

 

    (1)基督受难,虽是极大的屈辱,然而这比别的一切事,都更能表明祂神圣的荣耀。基督由贫苦的童贞女所生,诞生于马槽之中,原是极大的屈辱。祂服从木匠约瑟,和祂母亲马利亚,后来处于贫困,以致无枕头之地,并且在传福音行神迹之时,受尽各种斥责痛苦,这原是极大的屈辱。但是祂的屈辱,从来没有像祂最后受难时即从祂在客西马尼园极其伤痛起,直到祂在十字架上气绝止所受的一般大的。祂从来没有像在那时受过那么大的羞辱;祂从来没有在身体上受过那么多的苦痛,在心灵中受过那么大的忧伤;祂从来没有像在最后受难时表现那么大的俯就,谦卑,温柔,忍耐;祂的神圣荣耀和尊严从来没有被那么又厚又黑的幕所遮盖;祂也从来没有像在那时那么虚己。然而,祂神圣的光荣却也从来没有被什么别的行动,像被祂自甘受这些痛苦的行动一样彰显出来了。当主受难的果子显露出来,而受难的神秘和目的也表明出来的时候,祂受难的荣耀也就表明出来,彰显为祂给我们所发出最荣耀的作为。主受难的荣耀超乎其他一切之上,这由众天使天军所特别赞美说:“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我又看见且听见宝座与活物并长老的周围有许多天使的声音,它们的数目有千千万万,大声说:‘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启5:9-11)

 

    (2)基督从受难上,对神表示最大的爱,同时也对那些与神为敌的人表示最大的爱。基督为服从神的命令,伸张神的权柄,威仪和尊荣,受了极难堪的苦难,甚至舍命。祂对天父所表的爱,就没有比这更显明的了。从来也没有一个人对神表示这么大的爱。然而同时这也是基督对一切与神为敌的罪人所表最大的爱。正如罗5:10所说:“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藉着神的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基督对罪人伟大的爱,再没有比替罪人死更大的了。基督极其伤痛时,流在地上的血珠。是为爱神爱仇敌而流的。人吐唾沫羞辱祂,毁伤祂的身体,祂心灵极其伤痛,以至于死,这些都是因祂爱那反抗神的人而忍受的,为要救他们离地狱,为他们获得永远的荣耀。基督顾及神的尊荣,再没有比祂从献上自己为祭来补偿公义一事,更明白表示出来了。然而主的受难,最能表明祂对罪人的爱心,他们大大羞辱了神。他们的罪债是如此浩大,除基督的宝血外,不能使他们得救。

 

    (3)基督为我们的罪献上自己为祭,再没有什么比这更表明神的公义,同时也再没有什么比这更表明祂因神的公义而受苦。基督受极大的苦,这就表彰祂极其顾全神的公义之尊荣,因祂为此才愿这样虚己。然而祂因这些苦难,就成了神的公义伸张之表记。那有报复性的公义,在基督身上耗尽了它的力量。祂受苦,是为担当我们的罪;这罪使祂流血如汗,且在十字架上喊叫。这大概是因祂心肠破碎,血管崩裂,由于剧烈的激动,血便变成水流了出来。因为祂肋旁被枪扎所流出来的血和水,好像是从脉管喷出的血;所以这可能是应验诗22:14所说:“我如水被倒出来,我的骨头都脱了节,我心在我里面如蜡熔化。”这乃是基督维护神公义的尊荣之法,那即祂自己担当了公义可怕的施行。因为,基督既担当罪人的罪,以祂自己来代替他们,那么,除非由祂来受苦,神公义之尊严就得不到保障。这样,在基督身上,就有各种不同的优美表现出来了。祂对神的公义无限的顾及,和祂对那些违反神的公义之人的爱,使祂为着公义而将自己这样献为祭。

 

    (4)基督的圣洁从来没有像在祂最后受难的事上那样显明出来;然而,祂也从来没有那样被人看为有罪。基督的圣洁,从来没有像在祂受难时受那样的(试炼);所以也就从来没有像那么样伟大的表彰。这圣洁经过十架的炉火煅炼之后,就成为七次炼过的纯金或纯银。基督的圣洁尤其是由祂坚定追求神的尊荣并彻底顺服神上表明出来了。因为基督顺服至死,乃是创世以来任何人对神最大的服从。

 

    然而基督却正在那时被人看为是最大的恶人。祂被捆绑如同囚犯。控告祂的人,说祂是罪大恶极的。被钉十架以前,祂所受的苦,是人类中穷凶极恶的人所受的;后来祂所受的死刑,又是穷凶极恶的罪犯所受的。只因世人的罪都归到祂身上,祂受苦,好像是得罪了神一样。祂本来无罪,却为我们成为罪。祂遭神的忿怒,好像祂自己有罪一般。祂为我们成为被咒诅的。

    基督受死,除掉罪恶所加于神的侮辱,这就表明祂最痛恨罪恶,以之为干犯神的。然而基督那时比任何别时更担当了神恨罪的可怕结局。这样,那些不同的优美,即对神的爱和对罪人的恩,都在祂身上显明了。

 

    (5)基督从来没有像在最后受难时,那样被人看为不配,然而大都是因受难,祂才算为配。祂受难好像不配存活。一般民众喊道:“除掉祂!除掉祂!钉祂在十字架上!”(约19:15)。他们情愿要巴拉巴。祂受父责打,因为我们的不义都加在祂身上,祂好像是无限不义的。然而正因祂甘愿忍受苦难,祂才配得高举的荣耀;腓2:8,9说:“祂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我们也看见,大都是因此圣徒与天使才在启5:12上赞扬祂说:“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荣耀的。”这就表明无限的尊贵,与那对最不配的人所有无限的俯就和爱,都在基督里奇妙地会合起来了。

 

    (6)基督最后所受最大的痛苦,是从那些为祂所最爱者而来。祂从天父从未受过像那时所受的苦,(祂受苦,不是因为天父恨祂,而是因为天父恨我们的罪)。那时天父离弃了祂,将自己与祂同在的安慰撤去,正如赛53:10所说:“主定意将祂压伤,使祂受痛苦。”然而如前所说,基督对神所表现的爱,没有比那时更大的。同样,基督从人手中所受的苦,也没有比在那时更大的;然而祂对世人所表现的爱,也没有比这更大的。祂从未如此被门徒丢弃。他们不关心祂的痛苦,以致当祂极其伤痛的时候,不和祂儆醒片刻。当祂被捕的时候,除彼得外,门徒都离开祂逃走了,就是彼得也起誓发咒不认祂。然而就在那个时候,祂是为他们受苦,流血倾出祂的灵,以至于死。主流血,也是为那些流祂血的人而流;当他们钉祂在十字架上时,祂为他们祈祷;后来这些人中,大概有一些听了彼得在五旬节所讲的道,皈依了基督。(比较路23:34,徒2:23,36,37,41,3:17,4:4)。这表明公义和恩典,在基督的救赎工作中,奇妙地彼此会合。

 

    (7)基督于最后受难时,是被交在祂敌人的威权之下;然而正因此祂就最是胜过了祂的仇敌。基督从来没有像最后受难时那样落在仇敌的手中。他们以前就寻索祂的命,但是他们总不得逞,祂总逃脱了他们的手,因为祂的时候还没有到;现在祂的仇敌却得遂所愿;祂那时完全被交在恶人和魔鬼的恶意和残酷中;所以当祂的仇敌来捉拿祂的时候,祂对他们说:“我天天同你们在殿里,你们不下手拿我。现在却是你们的时候,黑暗掌权了”(路22:53)

 

    然而祂将仇敌推翻征服,主要地是藉着这些痛苦。当撒但伤祂的脚跟时,祂就最有效地伤了撒但的头。基督用来完全胜过魔鬼的武器,乃是魔鬼认为牠能将基督推翻,使祂受可羞辱的毁灭所用的十字架。正如西2:14,15所说:“祂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基督仗着十字架的痛苦,摧毁了撒但之国的基础;祂用敌人的武器,在敌人的领土内将他们击败;正如大卫用歌利亚的刀,割掉他的头一样。魔鬼吞噬基督像大鱼吞了约拿一样;但这对它是致命的毒药,使它脏腑大大受伤。牠不得不像大鱼一样,把所吞噬的吐出来;撒但直到如今还因牠那时所吞噬的而感到心痛。基督最后的受难,为祂奠立了胜过撒但所有光荣胜利的基础,推翻了撒但在罗马帝国中异教的权势,获得福音向来所有的成功,以及将来在全世界所要获得更光荣的胜利。士14:14所载参孙的谜语:“吃的从吃者出来,甜的从强者出来,”就得以完全应验。这样,真的参孙(基督),在死时所杀的仇敌,比活着所杀的还多;祂自愿受死,将大衮神庙推翻,将正在戏弄祂的千万仇敌毁灭了。所以那由约柜所预表的祂,虽被掳去,为大衮之囚,却推倒了大衮,在大衮庙中击破牠的头和手。

 

    这样基督在同一时候和同一作为中表现自己为狮子,也为羔羊。祂落在残暴的敌人手中,如同一只羔羊;如同一只羊羔在吼叫的狮子掌中和口中;祂诚然是一只被这狮子杀了的羔羊。同时祂却为“犹大支派的狮子”战胜了撒但,毁灭了那吞噬者;正如参孙征服了那向他吼叫的狮子,将祂撕裂,如同撕裂小羊一般。再者当基督如同羔羊被牵到宰杀的人那里时,祂就最表现为狮子,用光荣的力量毁灭祂的仇敌。祂最软弱的时候,乃是祂最刚强的时候。祂受敌人的侮辱最多时,也就使敌人最受窘困。这样,在基督最后受难将自己献给神时,祂就把最不同的优美奇妙地会合在一起,并表明出来了。

 

    四、各种优美的会合如今仍从祂在高天的作为中表明出来。基督居于高天,固然最表现那些使祂被比为狮子的优美,然而祂却表现为羔羊。启14:1说:“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照样基督处卑微时,虽主要地是表现为羔羊,然而同时却都表示神圣的威荣和权能,作为“犹大支派的狮子。”虽然如今基督坐在神的右边,被高举为天上的王,宇宙的主,然而祂既仍保存祂的人性,祂就在谦卑上表现优胜。虽说耶稣基督乃是天上诸圣中最高的,然而祂不但在尊贵荣耀方面,而且也在谦卑方面,都超过他们;因为谁都不像祂一样,知道神和自己之间的距离。虽然祂如今在天上有这样的荣耀威权,然而祂仍像羔羊俯就,待天上的诸圣有温柔谦卑。因为祂虽升高坐在宝座上,却仍为羔羊,羊群的牧者,自己仍是羔羊,在天上为羔羊,在他们前头行。启7:17说:“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虽然在天上万人都向祂屈膝,众天使都向祂跪拜,然而祂以无限的俯就,温柔和慈爱对待圣众。祂对地上的圣众,仍显为羔羊,表示极大的慈爱和温柔,为他们代求,因为祂自己经历了试探和苦难。祂并未忘记试探和苦难之难堪,所以祂也未忘对那些受试探和苦难的人施怜悯。祂仍显出可钦佩的忍耐,仁爱,温柔,怜恤,以属羔羊的优美来对待世上的圣徒。祂常临到他们,藉着祂的灵向他们显现,教训,供给,扶助并安慰他们,教他们与祂一同坐席。祂鼓励他们坦然无惧来到祂面前,与祂有亲密的交往。使他们得安慰。基督在天堂,身上仍带着创伤,表明祂是那曾被杀的羔羊;正如圣约翰在启示录异象中所说,祂揭开那用七印封严的书卷时,像是那被杀过的羔羊,这就是祂升高得荣耀的一部分。

 

    五、最后各种优美奇妙的会合,要在基督施行最后审判时表现出来。那时,祂要超乎往时之上,有无限的壮严荣威,表明祂是“犹大支派的狮子”,在祂父的荣耀里,同圣天使降临,全地都要在祂面前颤抖,诸山要归于消熔。启20:11说:“祂要坐在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上,从祂面前天地都逃避。”那时祂对恶人表现出极其可畏的威仪。恶魔一想到那威仪,就要颤抖;那时,地上的君王,臣宰,富户,将军,壮士,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穴里,呼求诸山和岩石倒在他们身上,将他们藏起来,躲避羔羊的面和忿怒。谁都不能述说或想像到祂向这些人所显出的忿怒,以及他们站在审判台前的颤抖,恐惧,哀哭切齿,来领受祂忿怒判决的光景。

 

    然而同时祂对圣徒却表现祂是羔羊,接待他们为朋友,弟兄,待他们极为温柔慈爱。祂对圣徒毫不可怕,只是亲爱。那时圣教会将要被接纳作祂的新妇;那乃是她婚姻的日子。圣徒都将被邀请来承受祂的国,与祂同掌王权,直到永远。

 

    (选自作者著《爱德华滋选集》)

微信公众号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的二维码微信ID-fuyintt.jpg

您也可以关注

【福音城】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名称:

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

公众号ID:

fuyintt

也可以保存二维码图片,打开微信,扫描保存的二维码图片,添加关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页评论仅管理员和发布者可见]

分享:

支付宝

微信